誰去了傳說中的電競酒店開房?除了大學生、還有一群油膩大叔

有這么一群人,他們也開始選擇去電競酒店開房。

但開房的目的,并不是“開黑”那么純粹。

他們干嘛來了?

誰去了傳說中的電競酒店開房?除了大學生、還有一群油膩大叔

4月中旬的一天,章彥翔(化名)早早的用美團訂了一個房間,在長沙,他母校附近,五一小長假4天。

早早已經習慣了商務旅行的章彥翔頗有些興奮,訂了一個電競酒店的五人間,又可以和以前的大學室友們一起通宵了。

而對于電競酒店而言,年齡接近40歲的章彥翔顯然并非他們的目標群體。

來的都是客,何必在乎這些呢!只要油膩中年們混雜在小鮮肉之間,自己不覺得尷尬就好。

誰去了傳說中的電競酒店開房?除了大學生、還有一群油膩大叔

20年來間歇性開黑

章彥翔是上世紀90年代末的大學生,他已經是第二次在電競酒店訂房間了。

上一次是去年大學同學聚會。寢室里10個人來了6個,酒足飯飽之后,寢室長提議去懷個舊——到網吧里通宵聯機玩星際吧。

在章彥翔上大學的那會,寢室里最重要的娛樂項目就是聯機打《星際爭霸》。彼時網絡游戲還不盛行,大學里最熱門的游戲就是星際了。

誰去了傳說中的電競酒店開房?除了大學生、還有一群油膩大叔

幾乎每一個周末,寢室都會舉行邀請賽,和隔壁寢室的人一起包夜廝殺。

“那個時代還沒有戰隊一說,但微操之類的技術流已經出現了。”章彥翔回憶道,大二考過英語4級以后,我們正好迎來了從紅警到星際的換代,于是寢室里的夜話也從柔軟的sex轉向了戰術打法的探討。

我們也有屬于自己的開黑,不過不是現在王者榮耀或LOL的開黑概念。畢業后投身游戲產業的章彥翔口中的開黑,在那個時代叫做通宵或包夜。

于是乎,這批可以算作是中國第一代電競玩家的人,在每一次難得的畢業N周年聚會后,都會選擇一起去“開黑”。

章彥翔笑稱,2018年的那一次聚會,大家找了家網吧,環境確實不錯,關鍵還裝了星際爭霸這樣的老游戲。不過大家確實已經比不過年輕時代了,玩到2點多,腰痛的腰痛、哈欠的哈欠。

結果有人就提議去電競酒店開了個房,一進去就搭上了周末2天……

誰去了傳說中的電競酒店開房?除了大學生、還有一群油膩大叔

錢不是問題,什么才是問題?

在一般的認知里,電競酒店的受眾以大學生和喜歡游戲的中青年們為主。

由于大學生和剛剛步入社會的中青年消費能力不太足,因此全國范圍內電競酒店的人均價格都控制在100元左右。

實質上,一間房200元起步的價格,已經超過了一般酒店的標準。

當然,三人間、五人間的分攤下來,也就不那么讓這部分人群感覺過于囊中羞澀了。

但對于章彥翔來說,價格不是問題。

何況,這樣的經歷總是用年來計算的。

誰去了傳說中的電競酒店開房?除了大學生、還有一群油膩大叔

如今在做時尚設計的風宇,是電競酒店的常客。

已經入行十年的他,這兩年出差都會特意選擇去電競酒店里住下,只是從來不玩游戲。

錢對他來說也不是問題。

和章彥翔年齡接近的他,從來就不是一個游戲玩家和電競愛好者。

盡管,他總是在閑暇的時候,一大業余愛好就是打開直播看電競比賽,尤其關注的是評論區。

誰去了傳說中的電競酒店開房?除了大學生、還有一群油膩大叔

星巴克里面沒有的體驗

由于工作的關系,他會經常到武漢,而那里的一家電競酒店,幾乎每次他都會入駐。

每次他都會選擇到酒店里的電子競技比賽廳里去轉轉,哪怕沒有比賽。

當年寢室一起去包夜的時候,他盡管也會被裹挾過去,不過主要的業務就是看電影和用凳子拼起來睡個覺。

選擇電競酒店,風宇完全沒有懷舊的目的。

“我很功利,我是個設計師,時尚風的。”風宇言道,平時工作中很難接觸到年輕人,何況別人也不樂意和我這么個油膩中年交流。

坐在電競比賽的地方,風宇總能聽到看到和遇見靈感。

“至少,星巴克不能帶給我這樣的體驗。”風宇坦言:到電競酒店就是來融入年輕人之中,感受他們的喜好與風向。還好,我長了個娃娃臉。混在人群里也不那么油膩。

電競的世界,對于風宇來說,幾乎是全新的。

過去網吧里的破爛小凳,現在成了時尚大氣且有點另類的電競椅。

過去玩游戲的電腦鍵盤都臟兮兮的,可在電競酒店里,專門的電競電腦、造型別致的電競鍵鼠,都讓他感到新奇。

唯一沒變的是在酒店的電競賽區里,人扎堆的時候還是能聽到過去網吧里時不時噴吐出來的臟話。

誰去了傳說中的電競酒店開房?除了大學生、還有一群油膩大叔

從10元包夜,到200元開房

“或許,我會設計一個電競專用的護腕、鞋子,也不一定。”風宇依然在尋找著靈感。

章彥翔同樣也有收獲,不過沒有風宇的那種功利。

盡管大學畢業后,他一直在游戲圈,也從魔獸世界玩到了王者榮耀。不過,昔日同學們一起熬夜打星際的場面,才是他最喜歡的。

“畢竟,后來玩游戲,工作的成分太重。”章彥翔說:當我和伙伴們走進電競酒店時,我不再感覺自己是個游戲人,而是純粹在游戲,和最好的回憶一起。

順便,章彥翔還補了一筆記憶:我們那時候玩電競不是在網吧,而是完全不聯網的電腦室,3元錢一小時對于窮學生是昂貴的,包夜10元才劃算。

現在嘛,200元開個房,大家都還要爭著付賬。章彥翔說:最后大家分配了下,我負責房費,隊長負責酒水,水平最差的那個負責外賣點餐……

為此,章彥翔在訂完房后,特意把自己電腦里珍藏的《星際爭霸1.08版》安裝程序拷了U盤,“萬一酒店里淘汰了星際呢,萬一版本不一致呢,以往萬一哦!”

各位看到文章的朋友,您去過電競酒店嗎?為什么而進去?是否和章彥翔與風宇一樣,為了別的目的而去呢?不妨在評論區八一八。

張書樂 人民網、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,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