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全網討伐到瘋狂搶籌,僅僅3個跌停后,狂躁的資金便已按捺不住,將視覺中國(000681.SZ)從“黑洞”中拉出。

從跌停到漲停 視覺中國上演“冰火兩重天”-焦點中國網

視覺中國股價

當日龍虎榜顯示,賣出金額的前五位中前四大席位均為“機構專用”,機構合計賣出約4億元。

“這個事情目前還沒有結論,我是覺得風險并沒有充分釋放。盲目進入風險不小。”北京一位公募基金經理直言。

“我覺得大概率是有博弈的成分。從成交回報來看,大概率是基金撤,游資進去博弈基金賣空。”上海某私募基金投資總監也稱。

“冰火兩重天”

從全民討伐到瘋狂搶籌,視覺中國上演“冰火兩重天”。

“我上午重倉了視覺中國,差點沒有搶到。”4月17日午盤后,北京一位投資者與記者交流時表示。

4月17日,視覺中國低開近4%以19.73元/股開盤,截至尾盤時封死漲停,報收22.45元/股,當日振幅13.91%。

從跌停到漲停 視覺中國上演“冰火兩重天”-焦點中國網

視覺中國分時走勢

“開盤后視覺中國便強勢上攻,我覺得是買入的機會,當然沒有想到它能夠封死漲停。”該投資者稱。

4月17日的龍虎榜顯示,買入金額最大前五名中,第一大席位是深股通專用,剩下4個席位均為游資席位。具體來看,分別是國盛證券南昌香山南路營業部、興業證券武漢新華路營業部、安信證券廈門湖濱南路營業部、中信證券深圳分公司。

相對應的,?賣出的幾乎是一水的機構。

在賣出金額最大前五名中,前四大席位均為機構專用,第五大席位為深股通專用,賣出金額前五名共計賣出4.55億的視覺中國。

“機構獲利了結的可能性較大。”上述私募投資總監分析。

前一日龍虎榜顯示,買入金額最大的前五名中,前三位均為機構專用席位,第四位為深股通專用,第五位是中投證券山東分公司,三大機構席位分別買入1139.49萬、856.4萬和499.64萬。

賣出席位上,前三大席位和第五大席位均為機構專用,第四個席位為天風證券峨眉山濱湖西路營業部。賣出金額前三分別為2041萬、1632.8萬和604.3萬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周五晚上開始,陸續有基金公司下調了視覺中國估值,從估值下調程度來看,中銀、財通等將視覺中國估值價格調整為20.41元,相當于在4月12日收盤價的基礎上按照2個跌停板進行估值。

從視覺中國的股價表現來看,此次公募基金對視覺中國的估值極其準確。視覺中國在3個跌停后,隨之便還以一個漲停。

不過也有例外,4月17日,第一大重倉持有機構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告,對所持有的視覺中國股票自2019年4月16日起按照18.37 元進行估值。

“上述股票的交易體現活躍市場交易特征后,原則上將恢復為采用當日收盤價格進行估值,本基金管理人不再另行公告。”交銀施羅德稱。

博弈成分增多

“公司于2019年4月12日披露了《關于公司網站暫停服務的公告》。公司正在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并配合監管部門的要求進行徹底整改,公司此期間主動暫時關閉了網站。網站恢復服務的具體時間,公司將另行公告。”4月17日收盤后,視覺中國公告稱。

“市場比較好,所以視覺中國的跌停板數比較少。本來可能是4~5個跌停,那現在就少一個跌停。”前述上海私募投資總監稱,“行情到了這個階段,博弈的因素開始增多。”該北京公募基金經理稱。

截至4月17日收盤,上證綜指當日上漲0.29%,報收3263.12點,創業板指上漲1.17%。

4月11日,視覺中國因為一張黑洞照片跌入“黑洞”,“黑洞”照片后,視覺中國長期以來被詬病的“維權式創收”的盈利模式引發輿論高度關注和大量質疑。當天,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依法約談公司網站負責人,責令公司網站全面徹底整改并在此期間暫時關閉網站。

“公司正在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并配合監管部門的要求進行徹底整改,加強管理制度建設,提升內容審核的質量,堅決避免類似情況再次發生。”視覺中國在公告中稱。

需要看到的是,也開始有分析認為這場“黑洞”風波中對視覺中國的批判存在不妥之處。

在人民大學日前的一場研討會上,中國人民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院長、中國知識產權法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郭禾表示,視覺中國事件并沒有什么新的問題,其中涉及的都是以往遇到過、討論過并解決過的問題。

亦有法學院教授提出,視覺中國對海量圖片的運營提高了利用效率,并且使得各用戶的使用成本降低,可以非常有效、高效地處理作品的版權問題。盡管出現了一些問題,但是還是不能夠對它進行道德綁架,采取非理性的做法。

不過也需要看到的是,根據此前計劃,視覺中國4月12日將有3.88億股限售股上市流通,約合解禁市值103.3億元,占公司總股本的55.39%。在面臨超大解禁壓力的情況下,在現有價位抄底視覺中國的風險不可謂不大。

“我倒是覺得風險并沒有充分釋放,這個事情目前也沒有結論。雖然說有關部門很重視知識產權,但合理合法是前提。視覺中國有它的獨特性,但如果是經營存在問題,做不到誠信守法,那就存在很大不確定性。”前述北京公募基金經理也分析。(第一財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