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2015年下半年以來,國有商業銀行員工離職率開始呈顯著上升趨勢,并且出現了大規模的高管離職現象。據不完全統計,2015年有40多位國有商業銀行高管離職,遠超往年水平。在這背后的原因也很現實:沒錢和沒前途。而這些離職的高管流動的是互聯網金融等重人力的地方,我們認為,這是金融行業變遷的現象,那么銀行未來又將何去何從呢?

1.5元年終獎引離職潮 銀行還將面臨何挑戰?

根據人力資源服務商前程無憂提供的數據顯示,2015年金融行業的平均離職率為18.1%。在這其中離職的員工不僅含電子銀行部、網絡金融部、資管部等部門老總,更是涉及董事長、副董事長、行長、副行長、監事長等職。他們大多都流向了與銀行有著一定競爭關系的互聯網金融公司、民營銀行。而市場提供了極具誘惑力的工資,“人才”便轉移了。

1.5元年終獎引離職潮 銀行還將面臨何挑戰?

資料來源:前瞻產業研究院整理

反觀國有銀行,雖然留在國有銀行里的相對來說是產值與效率較低的員工,但是由于平臺的效應,總有人來接替該崗位(新員工加入),只是面臨工作常常青黃不接的問題。久而久之,單位的經營效率沒有提高,而金融市場卻在不斷深化,加之當前經濟增速下行大環境大大挑戰金融行業,國有商業銀行的金融服務能力若始終得不到提升,競爭力便會逐步下降。

國有銀行的競爭力為何會逐步下降呢?原因在于國有銀行的商業模式逐漸將在金融體系中失去優勢。失去優勢的重要因素就是因為人才的流失。

眾所周知,商業銀行是發揮“信用中介”、“信息中介”和“風險定價”的職能。“信用中介”與“信息中介”在初期的金融系統發展時是比較重要的,但是越往后期,為銀行實現競爭力的因素在于提高“風險定價”,“人才”在“風險定價”中能發揮“主觀能動性”的作用,因此能規避風險,從而提高收益。但是過去,國商業銀行的風險定價能力在“剛性兌付”和“隱性背書”的長期“保護”下,并沒有得到實質性的增長。最為體現的就是,國有商業銀行從業人員,更多地像工業制造機器上的一顆螺絲釘,重要但并非不可取代,同質化程度較高,替補眾多,銀行對其沒有唯一性的需求,人力資源價值得不到充分體現。面臨市場股份制銀行、券商、保險、基金等機構和主體越來越多,民營金融也逐漸嶄露頭角,尤其近年來興起的私募基金,其運行操作靈活,風險自擔程度較高,分配機制更加市場化。因此,隨著國有銀行的商業模式造就了人才不重要的結果,而薪酬結構的分配不合理將使得銀行的風險定價力降低,繼而喪失競爭優勢。

未來銀行將如何改變呢?我們認為,大力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將會得到改變。觀念的轉變,尤其是傳統觀念的轉變靠內部的力量往往難以推動,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較有活力的民間資本,讓國有經濟與民營經濟合作,綜合國有經濟顧全局和民營經濟調整快的特點,改變傳統的國有商業銀行用工觀念。